您的位置: 首页 > 消防英模 > 消防英烈
24岁女消防员天津爆炸中身亡 丈夫被冲倒后获救
来源 中国消防在线    发布于 2015/8/18 16:15:46    作者 零时网络    有87人阅读

 张素梅 终年:24岁籍贯:河北省阳原县东堡乡 生前职务:天津港消防支队第四大队后勤人员

 

    时间不早了,全力和张素梅看完电视,洗完澡,准备睡觉了。

  窗外突然“砰”地一声,是爆炸声,距离他们的宿舍约100米。钟表指向8月12日晚上10点50分。

  全力翻身下床,抓起消防服往楼下跑。他们的宿舍在天津港跃进路消防支队大楼五层。

  张素梅望着窗外,马路对面,集装箱上的火苗正在升腾。她身上的黑色T恤被火光照亮。

  “出去了。”

  “小心点。”

  二人的对话仓促简短。

  全力回过头去,望张素梅那边瞅了一眼,“没时间,脸没看清。”

  他后悔了,如果能再多停留一秒,他就能更清楚地看见妻子的脸。

  张素梅:编号3

 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次出警。在全力7年的职业生涯里,这样的火灾现场出过近百次。

  张素梅没有意识到,在第一次爆炸声之后,两轮排山倒海般的冲击波转瞬即到。

  爆炸原点就在百米开外,冲击波摧枯拉朽地穿透了南北两面墙,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荡然无存。

  全力被冲击波击倒在消防大楼附近,最后在石头底下被随后赶来的救援队搬出。

  他再也没能见到妻子。

  张素梅最后成为了一个编号。网传的一份《天津港公安局牺牲人员名单(消防战斗员)》上,张素梅的编号是3,部门及职务一栏为“消防支队队员”。

  全力说,官方已经验证过DNA,告知他,要等修复好看点才能让遗体和家属见面。

  这两天,全力不停地回忆妻子的那张脸。

  昨天,他翻起QQ空间相册,上面有一张他们在北塘古镇门前的合影:照片里,张素梅穿一身白色连衣裙,头轻轻倚在全力的右肩上,两个人对着镜头,抿嘴笑。

  “如果我早知道的话,肯定和媳妇说,你快走,越快越好。”

  消防水管上绽放的爱情

  2009年6月,全力离开河北省阳原县,来到天津港消防支队第四大队,签下了消防人员聘用合同。

  从业7年,全力从一名新兵蛋子,变成了大队里的电话班班长。“这是一份让我自豪的职业,真的。”全力说。

  这份职业让他收获了爱情。

  三年前的夏天,全力休假回家,经朋友介绍,与老家距离相差30公里地的张素梅结识。

  “我喜欢当兵的。”刚见面,张素梅就开门见山。

  “那你跟我吧,我就是当兵的。”全力也没犹豫,自己是正规的消防兵,不比当兵的差。

  一见钟情。

  “她从小就喜欢军人,自己都想去参军,就是没有机会。”在张素梅母亲卢玉先的眼里,女儿选择嫁给全力,也是圆了自己的一个梦。

  同年8月,二人领证结婚。10月份,他们在村里置办了婚礼。

  面板旁的夫妻档

  从业的第6个年头,全力终于有了携带家属的机会。

  “她是去年11月20日来的,签了合同,在大队食堂干后勤,馒头、烙饼都会。”两人交往至今的每个关键时间节点,全力都脱口而出。

  每天凌晨5点半,张素梅就起床为大队的消防兵准备早点,其他时候,清洗蔬菜,打扫食堂卫生。

  母亲卢玉先说,女儿的面点技艺是从包头一家星级饭店学来的,做面食没得说,“特别好吃”。

  第四大队的食堂需要供50多个消防兵吃饭,上笼屉的馒头数量太多,需要提前一天和面、蒸好。

  “她把鸡蛋和牛奶打进面粉里揉,戳成一块一块的,然后再拍。”

  病床上的全力全身多处负伤,下嘴唇破裂穿孔用黑线缝合,右小腿后侧有半个拳头大的皮肤被高温烫掉,裸露出深褐色的痂。

  他突然伸出双手作出了一个环抱的动作,“和面的盆大概有这么大”。左手上插着吊针针头,输液管在拉扯下一阵狂抖。

  闲下来的时候,全力都会去食堂帮忙。和面、蒸馒头、烙饼都跟着做。

  “我们俩蒸馒头特别有默契,她压面,我卷花卷,要抹油了,她刷一下就端过来了。”

  自己给自己剪齐刘海儿

  生活里的柴米油盐,拌嘴也是日常。

  张素梅喜欢吃米线,吃的时候爱往面里倒麻油,一倒多了,俩人就开始唱对台戏。

  有一次,张素梅嚷嚷着要全力出门时回来给她捎份米线,全力特地“体贴”往面里倒了半罐麻椒油,“以为她会知难而退,再也不吃了,结果后来她还想吃。”

  宿舍位于消防支队大楼5层,约15平米的空间里塞下了空调、电视、灶台和床。一吵架,两个人想看不见对方都难。

  所幸气都消得快,谁能记仇呢?

  消防支队附近理发特别贵,爱美的张素梅喜欢一手镜子、一手剪刀,自己给自己剪齐刘海儿。

  看着媳妇“自力更生”,再看看那发型,全力合不拢嘴,叫她“三娃子”。

  两个人之间从来不把“爱”放在嘴上。全力换下来的衣服,不让她洗,一个没注意,衣服已经在晾衣架上了。

  “床单为什么三天就要洗一次?”“我这不也是为了干净嘛。”这是他们之间常有的对白。

  今年8月6日,是他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。张素梅问全力,“十一怎么过?”

  全力使劲儿地想了想:“给你买衣服,然后咱出去搓一顿儿。”

  全力的舅舅王延锦印象里,张素梅会过日子,去商场见到标价上百的衣服,也就只剩看了。

  事发那晚,张素梅穿着黑色的T恤和短裤,“都是地摊上淘来的,二三十块钱一件。”全力问她为啥总买地摊货,她头一扭,“我愿意”。

  不要车了,要孩子

  夫妻俩的家境都不算好。

  张素梅的姑父说,杨家现在住在窑洞里,一共5间,房龄超过40年。

  结婚3年,夫妻俩终于攒下了一小笔钱。张素梅想用这笔钱给全力买辆小汽车,他喜欢车,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。

  但就在上个月,他们俩还是改变了主意,这笔钱不花了,为了要个孩子。

  “是该要个孩子了,说不定已经怀上一个月了。”全力说,如果按时间推算,明年年中,差不多就能抱上娃儿了。

  8月12日晚上9点12分,卢玉先接到了张素梅的电话。

  电话那头,张素梅告诉母亲,自己今年中秋节准备回家,让手术后的母亲好好保重身体。

  电话的另一头,卢玉先提醒夫妻二人,救火的时候挺危险,两个人都要小心。

  女儿回答她“甭管了,一切挺好的”。


 

 

站内搜索
栏目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