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消防英模 > 消防英烈
追忆消防烈士陆晨、孙络络[图]
来源 中国消防在线    发布于 2014/2/10 14:45:21    作者 零时网络    有734人阅读

孙络络的母亲来到儿子生前战斗过的罗店消防中队

陆晨、孙络络的战友在宿舍摆上遗像、摆上鲜花,缅怀逝去的战友

孙络络的母亲和儿子生前的队友拥抱,互相安慰

陆晨、孙络络的昔日战友向烈士家属致敬

 

  写在前面的话:2月8日上午,在“2.4”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火灾中壮烈牺牲的两名消防员陆晨、孙络络的追悼会在龙华殡仪馆举行。当我结束采访,手执鲜花,为这两个年轻的生命献上最后的敬意时,我发现,躺在国旗下的他们竟然如此年轻,他们的脸庞可以用稚嫩来形容。他们曾经如此鲜活,是父母亲朋眼中的乖孩子,是同学战友眼中的好兄弟,是市民百姓眼中的好战士。虽然他们的生命无法延续,但他们牺牲换来了所有人的幸福和安康。他的战友们将重复他们生前所做的,跟随他们的精神印记。而这精神也会被所有为之感动的人铭记。

  记者2月9日报道:在上海这个城市中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开着火红的车,披着橄榄绿的战袍,背着20多斤重的空呼器,穿梭在城市之中,救人于水火危难。每年农历二十九,他们当做年三十来过,吃团圆饭;每年大年夜,他们穿着战斗服看春晚,随时准备出警。他们消防员,大年初五,他们中有两个年轻的生命牺牲在战斗岗位上。虽然生命逝去,但我们的记忆不灭。

  孙母:为勇敢的儿子感到骄傲

  8日下午,当孙络络的母亲再次来到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宝山支队罗店中队时,她亲爱的儿子已经永远离开了她。但她依旧为儿子的牺牲感到骄傲。

  从车里被搀扶下来,孙母已经泣不成声。她慢慢迈着脚步,走进消防车、消防装备摆放着的底楼。在那里,每一个消防队员都会放置自己的鞋子和装备,一旦有警情,套上就走。“我要摸摸宝贝儿子的鞋。”孙母在孙络络放鞋的位置上停留了很久,蹲下身子摸了其实并非儿子的鞋子。

  再次来到儿子生前战斗过的特勤一班,走进二楼的宿舍,孙母看到儿子的战友摆放的遗像、鲜花,再次留下了眼泪。“儿子,跟妈妈回家。”她回忆曾经来宿舍看儿子时说的话:“我曾经开玩笑跟络络说,你现在被子叠得很好,很整齐。络络总说,是领导教得好。”孙母口中念叨着,儿子以前常常提起,在班里,战友大哥哥总是帮助他,班里、队里的领导总是教导他。在这个队伍里,络络从未计较训练苦与累,反而觉得很快乐,很高兴。

  “妈妈,络络虽然走了,但你永远是我的好妈妈!”特勤班的战士们齐声喊道。

  “你们也是我的好儿子。”虽然情绪还未平复,孙母还是记得络络生前的话:“队里的大哥哥和领导都很照顾我。”她没有拒绝战友们的好意,她说,儿子平时聊得最多的,就是在队里得到的照顾,感受到的温馨。她说,以后一定会常来队里看看,看看这些和她儿子一样勇敢,一样年轻的战友。

  战友们送上络络平时在队里的照片,以及他和大家的合照。孙母翻看照片,指着其中一个说:“这个我见过,上次来的时候印象特别深刻。能不能叫他过来。”那是孙络络所在特勤班的副班长李林泽,2月4日那场火警,李林泽就在现场,就在孙络络的身后。

  “谢谢你,谢谢你平时照顾我儿子。”孙母握着小李的手,出口第一句是感谢。让在场的所有记者感到意外,孙母含着眼泪说,“你们都和他一样,是好男人,为国争光。”

  被搀扶着上车离开的中队时,孙母久久回望儿子所洒过汗、流过血的地方。

  孙络络的副班长:勇敢的阳光小弟弟

  2月4日10时52分,这个时刻永远印在了李林泽的脑海里。那天,他和陆晨、孙络络一起出警。那天,他最后一次作为孙络络的副班长,站在队友的身边。

  “那天上午你们出警?”“是的,10点52分,我们用了不到一分钟,头车就走了,就是孙络络和陆晨坐的一号车。”对于记者的问题,李林泽的回答很清晰,很准确。他纠正了记者所用的时间上的不准确。可想而知,在他的脑海里,这个时间永远定格了,那是他的战友、他的兄弟牺牲前最后的战斗时刻。

  2月4日10时52分,宝山区民科路36弄6号,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仓库发生大火。罗店消防中队接到报警,队里三辆消防车全部赶赴火场,陆晨和孙络络此刻正坐在头车里。11时07分,作为第一到场力量,罗店中队分别在起火建筑西侧靠南和东侧靠南门口设置分水阵地,共出5支水枪分别堵截火势向东侧、西侧厂房蔓延。半个小时后,火势基本得到控制。指挥部根据现场情况,调整部署,从起火建筑东侧出3支水枪进入,逐步推进,翻垛灭火。孙络络、陆晨、袁超超、张积福四名战斗员组成其中一队内攻小组,进入火场。13点07分,在灭火作战中,起火建筑西侧靠南部分突然发生整体垮塌。陆晨、孙络络不幸壮烈牺牲。陆晨年仅23岁、孙络络年仅19岁。袁超超、张积福受伤,仍在救治中。

  “那天,我就在现场,我们很快去救援,可是......”说道这里,李林泽再也说不下去了。他告诉记者,孙络络牺牲以后,他和队友回到宿舍,看到络络床铺空空的,曾经晚上掩着被子痛哭。

  李林泽眼中,孙络络是个阳光的小弟弟。他性格外向、他与人相处融洽,他训练成绩优异、即使累也感到快乐,他不但幽默,还愿意帮助战友们打扫卫生、叠被子,是个细心的人。

  “那天他是主动要求内攻的,和平时一样,很勇敢。”李林泽说,就在是事发的前几天,孙络络出警救火,处置一个居民家中的液化气泄漏。“我去拎出来。”孙络络说他从来没有自己拎过液化气钢瓶,以后的处置中肯定会遇到类似情况,想要尝试一下。“这当然是有风险的,虽然消防员训练,对液化气钢瓶是否会爆炸有一定判断,其他队员当时也给钢瓶降温,做了先期处置,但就怕万一。”李林泽说,按照规范操作流程,火场内是不允许有液化气钢瓶的。

  就像这次的意外一样,很多人事后分析,可不可以不要进入建筑物,因为火势已经得到控制了。其实,消防队员常常要面临这样的选择,建筑物起火后又被水浇灭,热胀冷缩,钢筋混凝土变得很脆弱,危险性当然存在。但是按照规范的灭火作业流程,一定得确保火场里没有火苗了之后才算完结,内攻、搜索是必须的,正如所有消防队员所认知的:“危险都知道,但既然作为消防官兵,是没有选择的。”

  孙络络牺牲了,他灿烂的笑容只能成为战友们的追忆,但上海所有的消防队员都没有退却。

  陆晨的班长:我们要尽快走出阴影

  1米88的大高个,稳重成熟有理想。陆晨的班长吴晓峰说,就是因为陆晨优秀的表现,他从战斗一班借调到了特勤班,代替之前受伤的消防员。和孙络络一样,陆晨也牺牲了。但他俩的战友没有退却,上海消防人没有退却。吴晓峰坚强的说,要带领队员们走出阴影,鼓励大家延续陆晨的精神,重复他做的事。

  “头车,任务重,最常在一线。”吴晓峰说,就连陆晨生日当天,战友们要为他庆祝,也差点没办到。

  1月22日,晚上8点半到九点,是洗漱时间,战友们想抽空为陆晨庆祝他23岁的生日。蛋糕准备好了,简单的庆祝仪式也安排好了。8点不到,火情出现了,陆晨和战友们穿上战斗服,奔赴现场。“生日可能要在车上过了。”陆晨牺牲的十多天前,他和战友们还在车里说说笑笑,火情处置完以后,回到队里,不到12点,大家开开心心一起过生日。从没有人想到,十多天后,他们兄弟就会远走。

  吴晓峰说,陆晨和孙络络都是2013年4、5月的时候结束新兵训练,分到中队的。那时,他第一次见到陆晨。其实吴晓峰和陆晨都喜欢打篮球,而且球技不错。都曾经参加过市消防局的篮球比赛。在比赛场上,他们可能是对手,也可能擦肩而过,但在战斗一线,他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。

  在吴晓峰眼中,陆晨无疑是优秀的,“他是大专生,父亲是民警,从小想当警察,后来考警校,由于体能测试差了2秒没能合格。他没放弃,入了伍,到了我们这里。体力也磨练好了,今年参加指挥学校的预考,听说成绩不错。”

  年初三,陆晨生命定格的两天前,所有的家人来中队看他。爸爸、妈妈、哥哥、嫂子、小侄女,一家人在中队会客室照了全家福。吴晓峰记忆犹新,陆晨的小侄女还不到一周岁,他看到过陆晨和小侄女的合照。无论谁都没有想到,这个多才多艺、成熟稳重的年轻人,没有再回到中队里。

  陆晨的父亲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,没有后悔儿子坚持理想。记者相信他所有的队友、所有为陆晨精神所感动的人,也不会忘记他的好儿子。

 

站内搜索
栏目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