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消防文化 > 消防史话
拐杖(网络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小小说获奖作品)
来源 安徽消防网    发布于 2010/9/2 9:50:31    作者 安庆 殷会平    有1327人阅读
  初识林子俊,我还在一所乡村中学读初二。
  那年,在外打工的父亲带着外省的女人回了家。软弱的妈妈一气之下喝了一大瓶农药,再也没有醒来。我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。整日沉默寡言,成绩在直线下降。有天晚上,学校里拉闸熄灯了,同学们都已睡下。我却坐在床上点燃了蜡烛。随着一闪一闪的烛光,我仿佛看见了妈妈。她,正慢慢地向我走来,轻轻唤着我的乳名……朦胧中,我睡着了。
  是同寝室里同学的大声喊叫,吵醒了我。寝室失火了。我们都乱成一团往外奔去。不一会,就听见了“呜呜……”的警笛声。县消防中队的官兵及时赶到,制止了一场大火的漫延。
  几天后,学校里请来了县消防队的部分官兵。除了感谢他们那晚的鼎力相助外,还请他们在操场上为我们上一堂关于消防知识的课。班主任老师告诉我,关于我的处分也会在这时候宣布。还说学校里请了我的家长。我感到,世界末日即将来临。
  那个女人,代替父亲来了。她冲进人群里当着全校师生的面,撕扯着我的头发,大声骂着: “你这丢人显眼的东西,怎么不跟你娘去啊?”我吓得瑟瑟发抖,真想,立即随妈妈而去!
  “你还是不是孩子的妈妈啊?”一个洪亮而严肃的声音响起。那女人吓得立即松开了我。一只温暖的手把我从她的旁边拉过来。我抬起头,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?看上去不过20岁,但是,冷峻里透着一股亲切感。那一身绿军装和他是那么的吻合!他正深深地看着我,“我叫林子俊。”说完后,拉着我朝校长走去。依稀听到校长说,好的,谢谢你,我们不会处理顾嫣然同学。
  接下来,消防队里部分官兵为全校同学讲了很多消防知识,我一句也没有记住。只是记住了那个叫林子俊的大男生,他说的最后一句话:“我是县消防中队二班的林子俊。你们有谁考上县一中可以来找我哦,县一中可是挨着我们消防队啊!”说完后,他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。那眼光,好温暖!
  林子俊!林子俊!县一中!消防队!我闭上眼睛,心里默念着:林子俊,你难道是上天派来救我的吗?
  那天晚上,我日记本上的所有纸张,写满了三个字:林子俊。
  我要好好读书,我一定要考上县一中。我要离这个有着温暖目光的男生,近些,再近些!
  我变了。除了上课异常认真外,每天晚上也要学习到深夜。学校里已禁止在寝室里点蜡烛。我就买来小电筒,缩在被窝里苦读。
  我的底子本来也不薄,渐渐地,成绩稳步上升。中考,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县一中。而且是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,且学杂费全免!
  九月。日日盼望的九月如期而至。我只身来到了县一中。紧挨着我们学校的真的是消防中队!那里,有林子俊啊!一想到林子俊,我的心里全是阳光。
  接连几个周末,我都磨磨蹭蹭地来到消防中队外徘徊。多想,林子俊能从那大院里走出来,玉树临风地站在我面前。可是,没有这样的意外。
  一天,有位绿色的身影在我旁边停留。他说:“我注意你好几天了,你在等谁?”
  我怯怯地说:“我想找,二班的林子俊。”
  “是找我们的林排吧。我们的林排回家定亲了。不过,这几天马上就会归队。我可以帮你捎话给他的。”听说找林子俊,那人热情极了。
  我轻轻地说着自己的名字,声音小得像蚊子,然后悻悻地回了学校。
  一天下午放学后,传达室里的喇叭喊过不停。“顾嫣然,顾嫣然!”
  我跑到学校大门边。一下子懵了。
  “顾嫣然,真的是你啊。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考上一中。”是他,林子俊!他黑了,也瘦了。眼光,还是那样的温暖。
  我的心里像揣着无数只小兔,嘭嘭地跳过不停。我再也不敢抬头。我怕,怕我脸上的表情会吓坏他。只是用脚上有些破旧的球鞋在地上画着一朵朵的花。林子俊,他竟然记得我!我的心里,也开着无数朵花!
  是我。是我。我喃喃着。
  我们成了朋友。更多地知道了彼此。原来林子俊开始只是一个从农村里应征来的普通士兵,后通过努力考上了军校,现在是县消防中队的排长了。
  林子俊喜欢叫我丫头。他说:“丫头,你真像我的妹妹啊。要不,你就做我的妹妹吧。我没有妹妹哦。”
  我总是笑而不答。
  高中三年的每天清晨,我都在林子俊他们喊着“1-2-3,4”的口号声中醒来,然后开始一天充实而紧张的学习生活。
  学习之余,我经常去偷看他。隔着消防队高高的院墙和紧闭的大门,我能感觉到他在里面的样子。吃饭,学习,或是紧张的训练。每次,听到“呜呜”的警报声响起,我就会在心里默默地为林子俊和他的战友们祈祷:平安。一定要平安。
  当然,我仍要好好学习,我要考上大学,我还要快些长大!
  上高三时的一个周末。林子俊突然来找我,一脸沮丧。他语无伦次地说着:“丫头,我失恋了。她不嫁我了,嫌我们当兵的没出息……丫头,我再也不恋爱了……哎,你还小,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。”林子俊摇摇头。
  我心里一喜。林子俊,林子俊,他失恋啦!看着我一脸坏笑,他点着我的脑袋说:“你真是个小孩子!”
  高考后,我被北方一所大学录取。这时,父亲已带着外地的女人远走他乡。我彻底地没有了家。可是,我一点不孤独。
  林子俊拿出自己和战友凑的津贴,他带我到街上,为我买了一身新衣服,还有时下最流行的一款手机。
  他说:“丫头,原谅哥哥。我不能给你更多!”
  顷刻,我泪如雨下。林子俊,我已没有家了。是你,扶着我,引着我走好每一步。你,给了我要的一切啊。我没有说出口。
  上大学了。因为部队里纪律严明,我们很少通电话。我天天期盼着从遥远的军营里飞来的的那只信鸽。我喜欢他在信封里随意装的几句话。也喜欢,他叫我丫头。
  丫头,我们刚执行任务回来。
  丫头,我又立了一次三等功!
  丫头,今天给你寄了我这个月的津贴。
  丫头,今天是周末,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了。
  丫头,吃好点,穿漂亮些。为哥哥长长脸。
  这些句子,我每天都要读上无数遍。每读一遍,就感觉林子俊离我更近些。
  其实,我不缺钱花。我申请了助学贷款,并瞒着林子俊,在学习之余打着两份工,寒暑假也在打工。还有奖学金。可是,我乐于收到林子俊每个月的津贴。我把这些零碎的汇款转存在另一张存单上,上面是他的名字。
  大学毕业那年。突然,林子俊告诉我,他要转业了。一直爱着军营的他,从普通士兵考上军校,再到排长,一路走来,是多么的不容易。而且他在部队里也多次立功,为什么要转业?最后一次收到他的汇款有一笔很大的数字。难道,他真的转业了吗?以后,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,我也根本找不到他。
  我有一种预感:林子俊,可能出事了。我要去找他。
   当我赶到县城时,见到的是林子俊的战友。他支支唔唔地告诉我,林排长已转业,回老家了。
  我不相信。费尽周折,赶到了林子俊的老家。他不在。
  “姑娘,我知道你。你是嫣然吧。俊儿对我说过。俊儿去外地打工了……”林子俊的妈妈拉着我的手,欲言又止。
  “妈妈。我要见子俊!”我竟喊了一声妈妈,喊得那样自然。记不清,有多少年没喊过妈妈了。我扑在林妈妈怀里,哭过不停。
  “丫头,好孩子。俊儿他在。你去看他吧。你要有思想准备,俊儿在部队执行任务受伤了。伤愈后,他主动要求转业的。”林妈妈满脸是泪。
  我见到了林子俊。在他们县民政局的保卫科里。他,还是一身绿军装,英气逼人。看见我,他满脸惊诧,眼里全是激动与喜悦!但,他没有向我走来,甚至丝毫没有要移动身体的样子。我不解地冲过去。原来,他的身边,竟摆着一副拐杖!我也看见了,拐杖旁边那只空空的裤管。
  “子俊,林子俊……”我紧紧地抱住他,对他耳语着:“以后,我就是你一辈子的拐杖。”
站内搜索